无儿无女的陈晓旭,去世15年后,丈夫还俗娶妻生子

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林黛玉,但人们脑海中的那一千个林黛玉,却都长着同一张脸:陈晓旭。



鼻子太高,还有些龅牙,陈晓旭的长相其实和传统的古典美人并不贴合,但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抬足,都与原著中的林黛玉极为相似——残荷之美,瘦小,却不失力量。

于是在宝二爷初遇林黛玉时,观众们也发出了同样的感叹:“这个妹妹好生熟悉!似在哪里见过。”



2004年《艺术人生》做了一期红楼梦二十年再聚首的节目,朱军向陈晓旭提问:“你愿意别人称你为广告公司总裁,还是曾经的林黛玉扮演者?”

陈晓旭回答:“都喜欢。”

朱军继续追问:“若非要二选其一呢?”



陈晓旭思考片刻,认真答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别人说我是林黛玉。”

这个答案有些出人意外,因为出演《红楼梦》是陈晓旭爆红的契机,但同时也是阻碍她后续演艺发展的主要原因,可她对这个角色,却连一丝的“怨言”都没有。



白璧无瑕,月里嫦娥,却又“黄土陇中,卿何薄命”,在陈晓旭41岁那年,她因疾病长辞于世,此生无儿无女,丈夫郝彤的选择更是令人心疼。



1.

陈母在怀孕时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给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取了个字,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后的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为缓解妻子的焦虑,陈父找了一位“大师”来解梦,而大师在听完描述后面色一沉,只说了两个字,“不妥”。

原来,梦中人取的名字为“也芬”,这是南方一种不起眼的小草,也是《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命格。



林黛玉,西子貌、咏絮才,但她的一生却孤寂而短暂。

天底下的父母虽说都盼着自家孩子出人头地,可若是“有出息”的代价如此沉重,他们定是不允的。

1965年,陈家的孩子出生了,或许是想到了那个梦,陈父索性为孩子取了个寓意完全相反的名字:晓旭。

晓旭,陈晓旭,陈父陈母不求孩子日后要有多大的成就,他们只希望她健康快乐,就像早上的太阳那般,永远朝气蓬勃。

陈父陈母都是文艺工作者,陈晓旭自然也是艺术天赋爆棚,不过相对于父母的“偏文”,陈晓旭更多的是“偏艺”,在那个文娱还未发展起来的年代里,陈晓旭就爱上了芭蕾舞。

可这只小天鹅并没有顺利成长为高傲的白天鹅。

由于大环境的影响,陈父成了众人口中“墨迹未干”之辈,而陈晓旭也受到了同龄孩子的排挤,这导致她的性格愈发内向。



没有朋友陪伴的童年,让陈晓旭爱上了书中的世界,那是独属于她的世界,在那里,她与角色作伴,任由寂静肆意生长。

在所有看过的书里,陈晓旭最喜欢的就是《简爱》和《红楼梦》,为此她还专门弄了个笔记本来做笔记。

而陈晓旭笔下的林黛玉,并不像世人所定义的忧郁、敏感,她认为林黛玉的这些性格特质,都是在保护自己内心的自卑。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



14岁时陈晓旭作了一首诗《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家在哪里,是春风把我带到天涯海角,为大地带去春的消息。”

柳絮为大地带去春的消息,而这首诗也将陈晓旭带到了《红楼梦》导演王扶林的面前。



2.

1983年,王扶林正在为《红楼梦》准备拍摄工作,《红楼梦》的故事围绕四大家族的兴衰而展开,相对于其他剧,这部著作的重点在于群像,难点也在于群像。

而身为主角之一,也是金陵十二钗之冠的林黛玉,一直是王扶林心中的“重点工程”。

林黛玉的性格率真刚烈,才貌力压群芳,对文学,她将其视作最忠诚的知己,对爱情,她不卑不亢,追求心相印,意相通。

想要演出林黛玉的形,不易,演出林黛玉的韵,更不易,为了找到合适的人选,王扶林放弃了现成的演员,面向全国公开筛选新人。



一天,王扶林收到了一封信,信函中有一封自荐信、一首诗,还有一张照片。

在自荐信中,笔者几笔就将林黛玉的生平、性情勾勒出来,王扶林一看,就知道这小姑娘平时没少读书。

王扶林又继续读起了她的诗,诗中笔者将自己比作一朵柳絮,再配合照片里眉黛青山,双瞳剪水的形象,有那么一瞬间,王扶林仿佛以为自己是收到了林黛玉本尊的来信。



于是很快,王扶林就联系上了信的主人,也就是陈晓旭前来面试。

彼时的陈晓旭是鞍山市话剧团中的一员,而她的身边也有了名草毕彦君的相伴。



陈晓旭与毕彦君相识于少年时期,虽说毕彦君比陈晓旭大了十多岁,但二人之间却是无比契合,性格上也十分相补。

没有毕彦君,或许陈晓旭就成为不了“林黛玉”——正是毕彦君的告知和鼓励,才让陈晓旭鼓起勇气向《红楼梦》剧组投了面试信。



提到面试这事儿,毕彦君有些想笑。

某天他无意在《大众电视》的杂志上看到了王扶林的召集令,想到女友不仅喜欢林黛玉,外形跟她也是极为符合,于是便兴冲冲地找到了陈晓旭。

陈晓旭对此却是不为所动,她心想,这全国上下有那么多的演员,这样的机会哪会轮到她这个普通人的身上。

见女友沉默,毕彦君哪会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于是便激将道:“你不会是不敢吧?”

陈晓旭果不其然地动了容,她从毕彦君手中抢过纸和笔,埋头就开始写面试信给《红楼梦》的剧组。



当时负责选角的除了王扶林,还有演员王贵娥,当王贵娥再回忆起陈晓旭的那封来信,她毫不吝啬地赞叹,并表示陈晓旭非常有心。

那段时间里,剧组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自荐信,这其中有的是想做演员的,但大多数都是书粉的来信,他们之中,有的认为自己就是书中人物的转世,有的甚至是以死相威胁。

而陈晓旭作为万里挑一,也是唯一一个被选中的演员,可见其风采之盛,当然,这些都是陈晓旭所不知道的。



在陈晓旭的视角里,她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也经历了迷茫多番的席卷。

在等待剧组消息的那段时间里,毕彦君因为考上了戏剧学院离开了话剧团,在送走毕彦君后,陈晓旭对男友的思念以及对未来的迷茫情绪,达到了顶峰。

她就像林黛玉那般开始伤春悲秋,常常一个人闷在自己的世界里,久久不展笑颜。

或许是察觉到了情绪的失衡,陈晓旭又将《红楼梦》翻出细细研读起来,等到剧组拍板给了回信时,陈晓旭的笔记已经记了厚厚的一沓。



激动的陈晓旭此时还不知道,进了组并不等于立马开始拍戏,拍了板也并不意味着角色的落定。

为了更好地呈现《红楼梦》,剧组决定在经过训练后,再为每个角色挑选合适的演员,也就是说,面试成功的新人们,还要再经历一次筛选。

每天的课程安排包括红学课、琴棋书画才艺课以及形体练习,那时的陈晓旭非常瘦弱,别说撑起林黛玉这个角色,就连出演观园里的其他小姐都够呛。



一同进组的其他人都不认为陈晓旭能够留下来,因为在黛玉组,陈晓旭根本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

就连当初看好她的导演王扶林,都忍不住开口唱衰,“除了林黛玉,你还想演什么角色?”

陈晓旭本就是冲着林黛玉而来,她直言道:“如果我演了其他角色,观众们会觉得你让林黛玉演了别人。”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训练结束后,陈晓旭因出色的成绩和表现,夺得了演出林黛玉的机会。

《红楼梦》的选角一经公布,大批书粉就开始质疑起陈晓旭来,有的甚至还威胁说:林黛玉是我们心中的偶像,倘若演不好,我们都会来讨伐你的。

陈母看到这些负面评论不免有些担心,她问道:“你能演好吗?”

虽说拿下了这个角色,但作为演员,陈晓旭的经历并不丰富,于是她诚实回答,“试试看吧。”



3.

《红楼梦》播出后,陈晓旭一炮而红,无数观众,就连书粉们都感叹:陈晓旭就是曹公笔下的林黛玉。

可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陈晓旭又宣布了另一重磅新闻:她要结婚了。

陈晓旭结婚对象,正是初恋男友,毕彦君。

《红楼梦》从选角到播出,经历了长达三年的时间。

在这三年里,毕彦君每天都陪伴在陈晓旭的身边,失落时送上鼓励,迷茫时送上陪伴,成名时送上鲜花,于是在电视播出后,陈晓旭也将自己的后半生,送给了毕彦君。

可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陈晓旭一步步走向了那个似乎已是注定的结局。



因为起点过高,再加上“林黛玉”一角太深入人心,就像陈晓旭当初给王扶林说的那样,无论后来的她再演什么,别人都觉得是林黛玉在演别人。

都说情场得意,商场亦得意,可陈晓旭却是两者都失意,在无戏可拍后,她与毕彦君也因生活习惯的不同选择了离婚,就这样,陈晓旭又成了孤身一人。



可真要坐以待毙,陈晓旭是做不出来的,在拍戏事业仍旧不温不火后,她转身投向了广告行业。

在这个人生转折点上,陈晓旭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她的第二任丈夫,就是郝彤。



两人相识那年,郝彤还在为自己的毕业作品而发愁,为了顺利毕业,郝彤找上了这个家喻户晓的名人,请求陈晓旭出演自己第一部执导的电视剧《黑葡萄》。

可陈晓旭哪是什么热心肠,她看郝彤还是个楞头小子,便以为对方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放在心上。

面对陈晓旭拒绝,郝彤不但没有放弃,还效仿起了“三顾茅庐”,最后烦得紧了,陈晓旭只好答应了郝彤的请求,而这一来二去的互动,也让郝彤对这个外冷心热的女人,产生了爱慕之情。



这是郝彤执导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他执导的最后一部——在得知陈晓旭放弃演员的身份后,郝彤也毅然放弃了做导演的想法,陪伴陈晓旭转战商场。

面对郝彤这般炽热真诚地追逐,“神女”陈晓旭也终是柔了心。

有了郝彤的陪伴,陈晓旭也逐渐走出了林黛玉的“阴影”,慢慢变得开朗起来。



两人的第一家公司是郝彤觅得的良机,但出让方却只认“林黛玉”。

“必须陈晓旭作法人,我们才会把公司承包给你们。”

可见陈晓旭饰演的林黛玉,影响力到底有多深。

就这样,陈晓旭一改往日形象,成了商场中叱咤风云的女强人。



两人虽是头次经商,但陈晓旭主外,郝彤主内的搭配,可谓是强强结合,在两人的携领下,公司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创下了500多万的营业额。



在公司逐渐稳定后,两人又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而这家公司也同样在很短的时间里,拿下了将近两亿元的利润,期间合作过的品牌更是数不胜数。

做一行成一行,形容的就是像陈晓旭这样的人。



在陈晓旭39岁那年,她登上了中国30位杰出女性广告人的行列,与丈夫郝彤也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可好景不长,在陈晓旭意外流产后,她又查出自己患上了乳腺癌,接连的致命打击,让这个不信命的女人,终于向命运臣服低头。

“与其被折磨到不成人形,不如体体面面地离开。”



陈晓旭这么想着,也这么去做了,她坦言告诉郝彤自己准备皈依佛门,而郝彤沉默良久后,将双方的父母召集到了家里。

郝彤本意是想劝陈晓旭留下来的,可他知道,陈晓旭作下的决定,就没有回头路这一说法。

于是就像贾宝玉对林黛玉曾说的那样,“你死了,我做和尚去”,郝彤也对陈晓旭说,“你若出家,我便陪你一起。”



高堂之上的四老闻言相拥而泣,陈父陈母不明白,明明及时化疗就有生的希望,为什么陈晓旭却还是要固执地选择放弃;郝父郝母更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去当尼姑。

可尽管不懂,四老最终也还是选择了尊重。



2007年的正月初六,陈晓旭前往寺庙削发为尼,并化名为“妙真”,而郝彤也于正月十六,分地出家。

同年5月13日下午,陈晓旭陷入昏迷。

傍晚快7点时,她忽而呼喊几声“妈妈”、“姥姥”和“姥爷”,之后便于睡梦中香消玉殒。



他笑陈晓旭终于摆脱了命运的纠葛,他哭自己与爱人从此阴阳相隔。

2007年的5月18日,陈晓旭的家人为其举办了告别仪式,《红楼梦》的剧组成员也纷纷赶来,众人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而在看到遗像旁树立的挽联“同修:释开诚”后,众人眼眶不禁湿润——郝彤也赶到了现场。

随后,郝彤便现身在大堂中诵起了经,并宣布陈晓旭慈善基金会成立,基金的5000万人民币,将全数用于教育和医疗等公益事业。

如今已是陈晓旭逝世的15个年头,而郝彤也已经走出了悲痛,并回归尘世与新人结婚生子。



这些年来,围绕在两人身上的风波从来没有停止过。

有人说陈晓旭与郝彤的爱很伟大,也有人说郝彤只是做做面子工程,更有传言曝陈晓旭基金是空壳公司,但所有人在看到郝彤的新婚妻子后,皆是沉默不言——她的眉眼之间,像极了年轻时的陈晓旭。

爱你所爱,懂你悲哀,这无疑是爱的最高境界。



陈晓旭的一生或许是孤单的,但她并不孤寂,她有爱人相伴,有鲜花掌声。

陈晓旭的一生是短暂的,但它并非是死水微澜,誓与命运争高低的锐气,接受命运的坦然,这是独属于陈晓旭本人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