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9(2)克里希那穆提八卦

愚迷未识主人翁,终日孜孜恨不同。
到彼岸,出樊笼,元来只是旧时公。

若论佛法,一切现成。

证得我执,方为究竟。


所以什么是解脱呢?解脱就是甩锅,把锅全部甩出去,你才叫解脱嘛。所以当人证得无我、了脱生死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彻底甩锅、甩锅彻底的时刻——啊!一切都不是我,不是我要这样的!我被逼被迫被操纵的啊!——肯定是这样。开悟如此,不管有没有见到本体空性,都一样,都知道不是我要这样要那样,只是见性的话,会有一个明确的甩处——甩给整个宇宙了,如果只是破我执而没有见性的话,那么虽然这个锅具体甩给谁是不明确的,但是,肯定不是我就对了。锅全部甩了出去,这个时刻,就叫解脱,不然怎么解脱?没发生甩锅,就谈不上解脱。发生了解脱,也就是发生了甩锅。

然鹅,住在“无我”这个地方,并不究竟,同时呢,你把锅甩出去之后,这个锅还是寄存在宇宙里,一样会砸到别人,再砸回到你身上。心电感应互联网,宇宙大光明藏,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所以呢,直到人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是说,宇宙是我家,环境靠大家,你甩出去的锅,自己还得再捡回来,咽下去,不要乱扔垃圾,给火热的轮回炼狱,火上浇油,直说吧,你根本不可能扔出去,扔出去多少,都会完璧归赵。所以开悟、解脱,只是借了一下整个宇宙,把锅全部抖落了一下,瞬间超出三界,得大释放、大解脱,解脱完了,你还是背上——让你尝到了超凡入圣的滋味,现在宇宙给你盖了个戳——“圣人”,就跟卖的猪肉,皮上盖了个戳一样。所以耶稣说我来背负罪恶吧。你还是你,想跑?没门儿。所以禅师悟彻了,那还是他赵二狗子,不会躲在“无我”这个玩意儿里面——啊,我是没有我的啊!啊!一切与我无关啊!像克里希那穆提就是这样,他的女儿得知自己是他和小秘的私生女,找他兴师问罪,克里希那穆提答:我是没有自我的!


这就叫不究竟。所以克里希那穆提,还是个夹生饭,他没有成熟。他竟然还需要拿“无我”来做挡箭牌——如果是成熟的祖师,他风流起来,根本不需要理由。不需要遮掩自己的欲望,也承担一切的后果。背起自己的锅。看这位堪竹仁波切,就很成熟。


我脆弱,我恐惧,但我是个好法王。

就像艾薇儿说:我抽烟,我纹身,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女孩儿。

我喝酒,我吃肉,但我是个好济公。

到了克里希那穆提,画风就变了——他天才,他慈爱,但他是个担板汉。风流绝对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对问题是否坦诚。

也就是说,克里希那穆提,只学会了甩锅,却没学会背锅。因为他只证得无我,没有证得自我,也就是上面提到的我执——没有证得我执。

证得自我呢,就像船子和尚这样:

愚迷未识主人翁,终日孜孜恨不同。
到彼岸,出樊笼,元来只是旧时公。



当凡夫位,那就是“误认自身为应付环境之主宰”;

当祖师位,那就是我他妈的就是环境的主宰!

所以古人云:悟了同未悟。是为彻悟。

在美国,秋阳也在美国,当年他和克里希那穆提有过一场talk show,因为证量深浅不一样,所以秋阳表现得很客气,一直让着对方。巧合的是,秋阳这个人,也经常和女弟子、女明星缠绵床第,抽烟喝酒又嗑药,可是没有人和他对簿公堂。

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
一切本来就是觉悟、解脱的,如果不行的话,那么——
一切本来都是为了触发人开悟解脱的,如果不行的话,那么——
一切就变成一种道理、认知、理解,如果不行的话,那么——
就变成一种修行、坚持、时时勤拂拭

故失道而后德,
失德而后仁,
失仁而后义,
失义而后礼。

故失一而后八,
失八而后七,
失七而后六,
失六而后五。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红尘滚滚难行路

漫漫人生笑与哭

善作剧,恶作剧

友情出演要投入








大道大空,庭前柏树子,当体即空。真空即妙有,万法皆此一、此“有”。人之妙觉能知,也是此“有”做成。法性通贯十方,故见性称为“知有”。柏树、妙明觉知,都是这种面粉捏成,故见性时,浑然一体,能所双泯。

观空之“空”,只是离相而已,并不知真空之所在,离相而无所托,必归于心意识捏造之空,落在境界中。

相就是空,性相一体,譬如紫砂杯就是紫砂,紫砂锅也是紫砂,但是紫砂杯不是紫砂锅。自性或者说真空,就好比这个紫砂。离开紫砂杯、紫砂锅、紫砂泥巴这些相,也就没有紫砂;离开紫砂,也就什么紫砂x都没有了。所以圆教讲真空,是一定会同时讲妙有的。因为单讲一个空字,总是很难避免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印象。

(水性)性→(水)相

把自性理解为一种物质或者说元素是更方便把握的,不然就总是感觉很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