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江西老头彩票中奖1195万后自杀身亡,子女因钱反目成仇

历年来,痴迷彩票的人不在少数,很多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购买彩票,可到老都未必能中一次大奖,有的“幸运儿”也能中奖,少则几块几十,多则也能达到上千块。不过江西赣州的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彩民似乎比普通彩民更多了些好运。

2018年,一个名叫郭贻灿的老人和往常一样去彩票站买彩票,此时的他已经购买了二十余年彩票,期间也中过很多次奖。

不过他所获的奖金比起多年来购买彩票的钱几乎是九牛一毛,谁知这一次,老人竟然中了大奖。税前奖金一千多万元,扣税后,老人还能获得九百多万元的奖金。


按理说,突然获得这样一笔巨款,老人应该开心才是,可不久后,老人就暴尸荒野,这究竟是为何?

热衷买彩票

郭贻灿是江西赣州人,家里一共四个孩子,退休之前的郭贻灿在一家银行上班,妻子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起很多家庭而言算过得不错。

家里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可是两个老人从小就偏爱二儿子,这让其他三个子女心里始终感到不满。子女们成家以后,老大郭沛东在云南昆明生活,老二郭文立一家人生活在辽宁沈阳,小儿子郭晓斌和女儿郭翠鸣则留在江西赣州生活。


郭贻灿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更不会出去打牌赌博等,他唯一的爱好便是买彩票。退休之后,郭贻灿就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彩票上面。

不过,郭贻灿是一个老实敦厚的人,而他妻子又是一个性格强势的女人,所以家里的大部分事情都由妻子做主。

妻子并不同意郭贻灿买彩票,他买彩票的这二十多年里,妻子几乎年年都在骂他。可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挡郭贻灿买彩票的决心,他就这样在妻子的强烈反对和无数次的痛骂之下,一直坚持了二十几年。

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郭贻灿也中了很多次奖,有时候只有几块钱,多的时候能有几百上千。或许正是这些小小的利益“回馈”,让郭贻灿对买彩票这件事情更加入迷。


老二郭文立从小就受尽父母宠爱,加上他又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郭贻灿夫妇俩对这个“争气”的儿子更是喜欢。

郭文立也确实没给父母丢脸,大学毕业之后,郭文立顺利进入一家国企工作,在那里兢兢业业地干了一段时间之后,郭文立又开创了自己的公司。

在郭贻灿夫妇乃至家里亲朋、邻里乡亲们的眼中,郭文立都是最给父母长脸的那一个孩子。相比于二儿子的优秀,其余几个孩子似乎不太能入得了郭贻灿夫妻俩的眼。

老大郭沛东初中毕业就没再读书,去到云南昆明找工作,后来也顺利地娶妻生子,在云南定居。老三郭晓斌既没什么天赋,也不怎么努力,夫妻俩对三个儿子根本不太关注。


郭晓斌初中的时候就辍学,进入了当地一家工厂里上班,不久之后,自己便搬出了家。女儿郭翠鸣从小就听话,但是比起女儿,两个老人似乎更喜欢儿子。

2000年以后,郭贻灿夫妻俩离开了老家,去了在沈阳的老二郭文立家中。当时郭文立的妻子已经怀有身孕,两个老人就帮忙照顾着孕妇和孩子。

天降横财

在沈阳生活的那段日子里,郭贻灿还是没有忘记彩票,他时常去到附近一家彩票站购买彩票。2018年的一天,郭贻灿一如既往地奔向彩票站。

当时郭贻灿购买的是福彩双色球,通过“8+2”复式票的方法买了好几个号,总计花了一百多块钱。郭贻灿退休以前就攒了不少钱,退休之后,每个月还能拿到一大笔退休金,所以一百多块钱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而就是这一百多块钱的支出,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彩票开奖时,郭贻灿喜出望外,他买的那些号码,竟然中了多个奖项,总金额高达一千多万元,扣除两百多万的税款,郭贻灿还能得到九百余万的奖金。

回到家里,老人迫不及待地把中奖的消息告诉了二儿子。没过多久,老人在二儿子的陪同下到银行领走了奖金。

虽然此前一直偏心二儿子,但是这一次中了巨额奖金,老人没再偏心,而是用自己的方法均分给了子女。当时扣除税款后,还剩下957万元,老人自己补贴上三万块之后,将这笔巨款均分成六等份,自己拥有两份320万元,其余四个子女分别一人160万元。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老人还特意手写了一张奖金分配书,说明了这笔巨款的分配方式。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都在老人的计划之中。

可是接下来的一件事,让老人为之后的祸事埋下了炸药。老人写好分配书之后,二儿子郭文立向他提出了建议。

郭文立表示:父亲你先不要把这笔钱分给其他兄弟姐妹,先交给我去做投资吧,等挣了钱,我每个月都能给他们“分红”。

老人之前在银行工作过,对于理财这方面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加上平时就属二儿子最讨人喜欢,老人更是没有想太多,直接将这笔九百多万元的巨款直接交到了二儿子郭文立的手中。


郭文立在得到这笔巨款之后,交代父母一定不要把买彩票中奖的事情告知其他兄弟姐妹,等挣了钱,自己自然会给大家分红。

从小宠爱二儿子的郭贻灿夫妻俩对二儿子的话深信不疑,他们也始终没有告诉其他子女。郭贻灿知道突降横财容易惹来祸端,因此连亲戚朋友也一个都没告知。

就这样,买彩票中大奖的事情只有郭贻灿夫妻俩和他们的二儿子一家知道。但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惹来之后的争端。

承诺买房

2018年年底,此时距郭贻灿彩票中奖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郭贻灿和妻子一同回到了江西赣州老家。多年来,两个老人经常在沈阳生活,有时候回老家过年了也只是住在女儿郭翠鸣家里。


但是这一年,两个老人去到了小儿子郭晓斌家里过年。没过多久,两个老人又去了云南的大儿子郭沛东家里。

郭沛东原本在云南开了一家理疗店,但是生意并不怎么好,几年前还和妻子离了婚,只在市区里租了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房子居住。

两个老人看到大儿子生活过得这么苦,就想着要为儿子买一套大房子,郭贻灿还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儿子郭沛东,并嘱咐他要和弟弟郭文立搞好关系。

当时郭沛东并没有多想,他认为父亲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因为心疼自己过得不好,再说他已经退休多年,哪里拿得出买一套房子的钱呢。


至于父亲让他和弟弟搞好关系,实在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家里几个姊妹中,就属弟弟郭文立过得最好,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挣了不少钱,所以父亲这样做只是为了自己以后能够获得弟弟的“资助”。

可是没想到,郭沛东很快就收到了弟弟郭文立发的“福利”,当时郭文立就表示,这是给大家的补贴,父母四千,妹妹和小弟一人五千,而大哥经济困难,因此每个月有六千块钱的补贴。

当时得到这笔“从天而降”的钱款,兄弟姐妹几个都非常感动,尤其是老大郭沛东,因为他和老二郭文立的关系向来不太好,自己没想到弟弟竟然还给自己发钱。只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公开的秘密”

2019年八月,郭贻灿和妻子在小儿子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了二儿子郭文立家。回去的路上,女儿郭翠鸣一直护送着二老。

突然有一天,郭贻灿提及了小儿子的“不孝”,言语间尽显凄凉悲痛,女儿见状赶紧安慰父亲,这才让郭贻灿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


此后,老人又将“天大的秘密”告知了女儿郭翠鸣,正是那笔巨额彩票奖金。郭翠鸣也知道了,原来郭文立每个月给大伙发放的补贴,是父亲奖金的分红。

郭翠鸣意识到这不是小事。还将父亲说的话录了音。或许郭贻灿也没想到,他的这一“坦白局”,让整个家庭都不得安宁。

郭贻灿夫妻俩在沈阳住了没多久,就又被二儿子郭文立送到了武汉的住宅。不巧的是,在武汉居住的那段时间,恰好赶上了疫情爆发。

两个老人一直想回老家,在武汉解封之后,二老迫切地想回老家过端午节,但这个愿望却成了奢侈。端午节前后,郭贻灿时常和二儿子郭文立吵架,多次骂儿子是“骗子”。


原来,老人早想把自己的320万元拿回来,不想再继续分红,只是二儿子郭文立怎么也不肯答应。而对于郭贻灿和儿子的争吵,妻子的心总是偏向于儿子。

郭贻灿的妻子性格较为强势,在他和儿子争吵的时候,妻子就不停地打他。正因为这样,郭贻灿的心里也更加气恼。

端午节过后,郭贻灿离开了武汉,自己独自一人坐火车去了南昌,又间接地返回了江西赣州,可是他并没有回老家去,也没有去儿女家里。


七月五号,小儿子郭晓斌知道了父亲失踪的消息,他立马去到武汉寻找,但没找到,次日一早,郭晓斌又赶回了赣州寻找父亲,依然无果。

事后郭翠鸣表示,郭文立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曾说过会把一张320万元的银行卡交与弟弟郭晓斌,让弟弟找到父亲了就交到父亲手上。

郭贻灿离开家几天后,家里一个人也没找到他,紧接着,儿女们张贴出寻人启事,还报了警,但迟迟没有消息。


直到郭贻灿失踪的第四天里,警方终于得到了相关线索。七月七号,赣州警方接到报警,随后在某高速公路旁的一个山坡处找到了郭贻灿,而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警方经过核实身份,确认这个八旬老人就是郭贻灿,当时郭贻灿身边还有一个挎包,里面有身份证和九百多块的现金。

经过勘验,警方排除了死者他杀的可能,随后又一路查询老人的行走踪迹。

原来,老人在七月五号的时候到了一家宾馆,次日一早没吃早餐就退了房。


离开宾馆之后,老人又沿着此前常坐的公交车方向,一路步行了六公里左右,到一处高速路旁时,郭贻灿走到了一处小山坡。

郭贻灿靠着高速路铁丝网躺下,在高速路的对面还居住着人家,但是大家都以为老人是流浪汉,直到有人发现这个老人原先能动,但是到了傍晚竟然一动不动,才报了警。


子女反目

事发之后,几个儿女为父亲举办了隆重的葬礼,二儿子郭文立出钱将吊唁的亲朋好友全部安排在最好的宾馆入住,几乎所有人都夸赞他,可是没人提到那笔巨款。

老人去世以后,几个子女也因为这笔巨款的分配问题闹上了法庭。2021年十月,其余三个子女将老人的二儿子郭文立告上法庭,要求他将属于自己的遗产归还。


但是郭文立却表示,父亲买彩票中的奖金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他和母亲商量过,要推翻父亲的“分配书”,重新划分这笔钱。

2022年三月,沈阳某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最终判定,郭贻灿的妻子拥有576万元,其余的钱则由四个子女均分,每人96万元。

在郭贻灿死后,老大郭沛东曾将老人生前留在老家的彩票报刊保存,还称中奖上千万是父亲一生的骄傲。只是没想到,原本以为的幸事,却让兄弟姐妹之反目成仇,真不知是喜是悲。

很多人都在感叹老人好可怜,殊不知,在天大的幸运降临之前,灾难也随之而来。中一千万是幸事,重要的是你要怎么处置这一笔钱。


对于郭贻灿而言,或许他还是对二儿子偏了心,如果当初直接将自己的奖金按自己的方法分配,没有交给二儿子投资理财,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多灾难。但正是那一点恻隐之心,致使这场灾难终究没能避免。

不过世间之事,又怎能只凭一张嘴说呢?郭贻灿之所以相信二儿子,他自己心里对理财投资也是有一定的认可的,不然也不可能直接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