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舞千年:手印里的西藏秘密

在西藏观看壁画和佛像时,你是否注意到过那些优雅、生动的舞者?是否曾被各式各样的手势吸引?

手势,作为人精神的“副语言”,融合了丰富的含义,并发展成为了一种宗教体系下共同分享的文化符号。一起来看看手势的起源、发展和佛教手印的渊源——


夏鲁寺第一层前殿转经道《佛本生》故事中的《舞蹈家本生》截面壁画,创作于14世纪上半叶。上部和下部的中心人物都是吉祥女的歌舞情景,巧妙地表现吉祥女在不同时间和场合,运用歌乐舞蹈等心旷神怡的表演,同样能善导众生心向佛法。

手在东方文化中,有着深厚的文化根源。手不仅是其本身,更与人的整个内心相连。手势被印度人视作除语言之外,另一种表情达意的外放特征,代表着心灵的状态。

在这种普遍的信念之下,手印在各个领域发展,逐渐形成了与自己理论一致的象征体系。

手印,梵文:मुद्रा(mudara),指印、印相、手的姿态,词根"mud"意为密封、标记。因此,用来密封古老的文书、咒语之物,被称为印。

发展到后来,印延伸为一种象征性的、礼仪性的手势。手印并不是佛教独有的,它是印度宗教体系下共同分享的文化符号,并且广泛运用于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宗教、文化中。

通过它,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表达出了内心的思想、情感和意图。


印度艺术家以“手”为灵感的创作

图自:中国美术精选

作为印度人精神“副语言”的手势,其中采用的形象及其内涵融合了印度宗教丰富的含义,这种形式被印度舞蹈和瑜伽传承至今。

手印在每个领域中意义和而不同,乃至在同一宗教不同派别不同地区中也开发出了各异的语言。


摩亨佐达罗遗址出土的青铜舞女像

最古老的手印造像被发现于阿旃陀石窟与卡久拉霍雕像中。


印度最古老的经典《梨俱吠陀》(公元前16世纪)中有许多关于舞蹈活动的记载

手印最初伴随着神圣的祭祀文朗诵或修行密咒被瑜伽士与婆罗门所使用,后逐渐应用于叙事性的舞蹈和祈祷仪式,在此发展过程愈加丰满鲜活。

宗教艺术的集大成者:印度古典舞

宗教赋予了舞蹈存在的特殊意义,舞蹈艺术无处不体现着宗教的语言、韵味、功能与审美,且历史悠久,人文底蕴。

舞蹈从宗教中产生,以最大限度开发和利用肢体特殊的表意效果,来达到与语言相等的叙事作用。

古印度的舞蹈表演场地多在庙宇中,由提婆达西(神之侍女)施展身段来作为神与信徒交流的媒介,用舞蹈的方式讲述印度教神祗的“理拉”(Leela),有祭祀、教化、娱乐的功能。


大众对印度舞的误解

婆罗多仙人所著的印度第一部舞蹈艺术理论文集《舞论》(Natya Shatra)对古代印度舞蹈做了详尽、系统的总结,对后世舞蹈/戏剧理论影响深远。

电影《满月夜》中,在商羯罗(湿婆神)的祭祀仪式上,配合舞者舞步所唱诵的诗歌首句即是——“遵循婆罗多经典(《舞论》),舞蹈步伐永不止息”,这既可以看作对作为舞蹈创造之神湿婆的致敬,亦能体现出《舞论》在宗教体系中的重要性和权威性。


电影《满月夜》剧照

《舞论》中就记录了四大类舞蹈要素:

表情的变化“姿”abhinaya;唤起的情绪“情”bhava;激发的感受是“味”rasa;手的动作是“印”mudra。


印度古典舞蹈的四大要素

根据《舞论》中的记载,舞蹈手势遵循“世间法”与“戏剧法”的准则。

前者的手势质朴直观,模仿自然的形态,贴近现实生活;后者有大量的情感语言和优美的舞蹈特征,富有意趣,是对生活的提炼、变形、夸张化和抽象化。

这种艺术加工,既丰富又延续了其神圣的宗教含义。据说,其中单手手印有24种,双手手印有28种,单手印之间相互配合而产生的变体多达108种。


不同手印有着各自的含义

手印在舞蹈中不仅被赋予宗教内涵,还兼有艺术美感与文学性,印度八大派系舞蹈均依据《舞论》的审美理念发展、衍伸出各自丰富多彩的手印体系。

婆罗多舞较完整地延续了《舞论》中的审美体系,继承了梵剧成熟精确的程式化表演的叙事传统。表演内容既体现了舞蹈的神性,亦体现了人性中细腻的情感。


印度八大舞种

佛本身故事中“舞者”的象征意义与印度古典舞叙事功能的相似之处。

《舞蹈家本生》是《释迦牟尼佛本生百传》中之品段,据记载:

释迦牟尼前世曾往生一舞蹈世家为女,名叫众生吉祥女。吉祥女诚信诸佛,无贪瞋痴欲之好,她从城市来到乡村,从乡村到王宫,在人群聚集之地舞蹈,以优美的舞姿和婉转的歌喉著称。

吉祥女不卖弄姿色,不以娇媚为耀、哗众取宠,常以悲悯之心,断除众生贪欲之念。无论走到哪里,均以歌舞现身说法,宣讲人生无常,宣导大乘之佛法。

佛像之印与印度舞蹈的渊源

合掌手 / 合十礼

合十掌是印度文化中日常礼节的手势,在生活中用以表达感谢祝福。合十手最早记载于印度古代经典《梨俱吠陀》中双手合十口念“Namaste”,表示向对方致意。当这一手势逐渐被宗教化。仪式化之后,它的含义变得严肃起来:

1、当合十手举于头顶上时,表示对神灵的敬畏和虔诚

2、当手掌举在额头前,即是向长者致敬

3、当手举在胸前时,表示向平辈行礼、问候

舞蹈中仪式性的纯舞(Alaripu)中,舞者先后用改手印敬天、敬师长、敬观众。

在叙事性舞蹈中,合十手势于不同姿态的配合下,以不同的方式用于不同对象,其含义亦有着微妙的区别,或表示祈祷、或表示尊敬、祝愿、行礼。


库契普迪舞舞者Sandhya Raju的合十手势

佛教吸收了这一手势,无论是生活中的理解,还是宗教活动,或是见面寒暄招对,佛教徒以合十手念诵着“阿弥陀佛”来表示友善和平的态度。

合十掌运用在造像中,常见于供养人对佛的敬仰。

无畏印

除了外部的干扰,更加严峻的挑战来自人的内心。佛陀通过他的智慧为信众消除内心的恐惧,引领他们无畏而走上正道,故佛施以无畏印,表示保护、仁慈和消除恐惧。


龙门石窟:无畏印

在犍陀罗造像中,它用来表示说教的行为;在中国经典壁画中,佛陀使用这种姿态时象征一个攻击对象被他所征服。

无畏印来源于印度传统礼节,当长辈面对晚辈或天神对信众时,掌心向前,露出掌内朱砂画成的吉祥纹饰,以示祝福和安抚、庇佑。

湿婆在舞王(Nataraj) 形态中右手上举,示“无畏印”,意指“不畏惧”,展现了印度教中神对信徒的关怀与赐福。

湿婆感觉到人们对未知的恐惧,便许诺他们以火祭的力量控制周围的世界。抬起的左脚让体态富有恒动之美,但湿婆是平衡而安定的,他的姿势展现了其作为天真之主的稳定自在。


舞王湿婆像

“右”在神话学语汇中有着特殊意义,代表精神世界的半侧、平静与宁思。身体左侧与物质世界的节奏相连。

在舞蹈中,舞者通过示此手印,来模拟舞王形态的湿婆神。抑或用于表演众天神的角色时,展现其显现神力,向信徒给予赐福。

该手印在舞蹈情境下同样是向观者传递出代表神祗旨意、吉祥、祝福的信号。

说法印 / 转法轮印


该印表现佛陀于初转法轮时的状态,象征佛陀说法,法轮亦能摧破所有烦恼和障碍,使身心清净。该手印产生自佛陀在印度北方邦的鹿野苑初转法论宣扬他的第一次布道。

在佛造像艺术上,一般情况下,只有释迦牟尼示出使这个手印,除了作为规则的示范者时的弥勒。

该印有几个变体,例如在阿旃陀石窟壁画中,两手分离,而手指不接触。

在早期犍陀罗风格中,佛像右手紧握拳头,左手将食指捻合拇指放于右手上。

这一鸟喙形手势在印度各流派舞蹈中都十分常见,它既有着在审美上仪式性又不失灵动的美感,亦具备多样化的叙事功能。


库契普迪舞舞者Sandhya Raju的鸟喙形手势

该手势的含义在不同情境、姿势的配合下千变万化:吉祥的场合或节日、亘古不变的规则、确定传达的旨意、神祗的显现、模拟水流动态、天鹅喙、茉莉花、点亮灯盏。

除此之外,这一手势虽不表意,但也充当了平衡舞姿、强调动态的角色。

与愿印

面对信众们的种种祈愿,具足神通的佛陀则会结与愿印,使众生得偿如愿。该印表现出给予、怜悯、慈悲、诚意、欢迎和慷慨的姿态,往往和施无畏印共同出现。

与愿印几乎总用左手显示,以尊敬的手势救赎人的贪婪、愤怒和错觉。

起初在中国北魏和日本飞鸟的时期造像中,施与愿印的手指都很僵硬,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地开始放松,直到如唐朝的造像标准里,手指自然弯曲。


在藏传密宗的造像中,如白度母与千手观音的形象,施予的掌心上会有一只慧眼,将智慧与方法给予众生,这象征着菩萨对人们无尽的慈爱觉识。

在舞蹈中,左手朝下掌心向外的手势,常用来表现神灵尤其是女神,例如杜尔迦,帕尔瓦蒂,吉祥天,辩才天等平静端庄的形象。


表现与愿印的女舞者

她们在神话中的设定是优雅且有亲和力的,舞蹈表演的内容通常是她们以独特的方式通过女性力量消除邪恶,维护宇宙秩序,以此手印展现她们的无穷神力与对众生的关怀。

期克印


期克印常见于愤怒明王、金刚神的造像,具有压迫威胁意味,其寓意是以止恶避祸,消灾免难,得享安乐。

这种手势十分具有生活气息,平时人们吵架到不可开交时,就会不自觉地伸出手来,指人大骂。

它在舞蹈中象征着一个强大的女神力量萨克蒂(Sakti),如杜尔迦、伽梨女神在降伏恶魔时的状态。也可用来展现毗湿奴神指尖转动妙见法轮时的威严情状。


该手印通常在舞蹈中象征强大的女神力量

托与印


托与印在佛教中是一种智者的手势,带有棕榈象征的小拇指向外,表示知识或用以驱逐恶魔和幻念的警告。该手印在瑜伽中进行思考时所展现。

在舞蹈中常用来演示湿婆神舞蹈的动作,也用来象征其配偶或瑜伽之力,在模拟世间万物的形态情况下,用来表示棕榈树。

降魔印


降魔印是令人生畏的金刚手(也称降魔者)的四臂化身所结手印,结印时两手呈期克印,在胸前连成降伏链,形状犹如金翅鸟的翅膀,用以恐吓和降服邪魔。

金翅鸟往往充当降魔的化身,且怒相化身都与其关系密切,在佛教中位列“天龙八部”之一。


库契普迪舞舞者Sandhya Raju表现的迦楼罗翅形手势

大鹏金翅鸟(迦楼罗)Garuda,迦楼罗意为鹰,是印度教中的鸟王,他是保护神毗湿奴的坐骑。

他的双翅象征着强大的力量,被认为是维持秩序的载体,代表内在精神的自由,当舞蹈中出现此手印时,代表迦楼罗的出场。往往用来表现毗湿奴神的降临。

在人类文明的萌发期,对未知宇宙的敬畏促使先知者们寻找与“祗”沟通的方式。

无论是祭祀活动还是宗教典籍,无论是谆谆梵音还是千变万化的手势姿态,无不是人类对自身精神与力量的大胆叩问。

手印如诗,信仰永驻,宗教与艺术在历史长河中交织留下无数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