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锁骨菩萨

怀安县城北的中门大街上,不知何时来了一位美妇人,她就租住在这大街上的一户姓陈的独门小院里,只见她每日进出家门都是独自一人,没有夫君及小孩,更没有见到有其他女眷亲戚到她这院里来走动,日子久了,城北这一片的坊间都知道了有么一位独身居住的美娇娘,惹得不少纨绔子弟都想来探视一番。

这美妇人也没有跟谁聊起过自己姓氏名谁,是哪里人氏,就好像凭空一般就出现在这怀安县城里,她平日的生活及其简单,差不多每天就早上出的门一次,在大街上款款的走上一趟,差不多午后就回到自己的小院里,一直到晚上都不再走出家门。

这大街上各种做小买卖的商贩都觉得奇怪,来住了这么久,从未见那美妇人来这些小店里购买过一点生活用品,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有好事者曾在她住的小院墙上偷视过,看见过她整日的盘腿坐在內房地上的蒲草团上,双手合十,低头似在礼佛一般,好长时间都不曾见那美妇人动一下,真是无聊的很。难道这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

想来这也符合她平日里的生活习惯,来去都是一人,街上行走时,见谁都是面带温和的微笑,那芙蓉如面柳如眉的俏脸上,却是带着稍显怜悯、慈祥的神态。哪怕是走过要饭的乞丐身旁也是双手合十,低头浅浅一躬身,这才离去。

其实,街上的大多数的人,每次在这大街上遇见这美妇人,心里都莫名升起一股敬意,只见她终日都是一袭素白服穿在身上,清晨走在大街上,那初升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似乎能看见她的全身都闪耀着微微的金光。

即使是从不拜佛礼道之人,迎面看见了她,也会想要学着与她一样的双手合十,对着她一拜。至于她的美貌和那曼妙的身材,还真没有多少人能心起杂念,圣洁!就是这美妇人给所有人的感觉。

但在这充满贪、嗔、痴的世俗世界里,哪还有那么多的君子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这美妇人每日从街上走过,而不去打扰的?这不,有几个二十郎当的无事少年,整日都焦急地在街角处着美妇人从这里路过,然后对着这路过的美妇人一通的轻薄语言调戏,估计这就是他们几个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起先,这几个少年还都不敢轻易上前拦着这美妇人说话,也就是远远地在街边向着她大声地喊叫和调笑,但是时间长,见那美妇人即使听了他们的浪言浪语,也不生气,还是一副温和微笑的模样向他们低头躬身的浅浅一拜,就离去了。

从来都没有因为他们的无礼话语而有一丝的厌恶之感,渐渐地,这些少年们就胆子大了起来,相互怂恿着,一定要将这美妇人当街拦下,作一番调戏,看她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脾气,他们都很想看看这美娇娘生气时的样子。

这天,这几个少年就指使其中的一个叫李瑞的年轻人,一定要将那美妇人拦下来说话,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脾气,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以后可就好玩了!

李瑞这个人也想在这班朋友面前显示自己的厚脸皮,心里想着:今日一定要将这美妇人拦下来,我倒要看看,这美妇人耐得住我的一番调戏不?真想看看她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平日里那一副如同白莲花一般的高洁形象,会不会败在我的手下?

在一番焦急的等待后,这几个少年可就看见那美妇人婀娜多姿的身影从街上走过来了,因为今日是有大动作,所以这些少年心里都充满着期待,就等着看这李瑞的手段了,更期待的是想看那美妇人该如何应对。

只见这李瑞几步就走到街的中间,双手抱在胸前,就等着那美妇人向他走过来,看着她那一身素白打扮,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扭动着,还有风情无限的眼眉,李瑞的心里都开始”咚咚”地不停跳动起来,他似乎也快站不住。那渐渐迎面而来的美妇人,已经搅得他心神不定,之前的种种的龌龊想法都被抛到脑后去了。

这时,只见那美妇人直径地走到李瑞的面前望着他,那脸上微微的笑容,就如同微开的玉兰花一般,还有那身上的阵阵幽香,无不令李瑞神魂颠倒起来,就在他沉浸在这美妇人的温柔包围里时,站在一旁的那几个人可就等不及了,只听一个声音喊道:“李公子,你倒是说话啊!这美人都来,你还站在那里呆头呆脑地做啥呢?你倒是说话啊!”

李瑞被这喊声一惊,这才惊醒过来,赶忙拱手对着面前的美妇人说道:“美娘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小生一同陪往啊?”说完就盯着那美妇人的脸,看看她该如何应对自己。

只见那美妇人抿嘴一笑,双手合十,燕语莺声回道:“公子,奴家要去那护城河边走走,看一看那绿绿的柳树垂枝,公子可要与奴家同去?”哎呀!就这么简单!李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就没有想到这美艳的不可直视的美妇人,竟这般好说话!

只见他一脸懵逼地呆在那美妇人面前,那副呆相,惹得美妇人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而起,只听那美妇人又说道:“公子,你这是愿意呐?还是不愿意啊?怎得一副呆样?笑死奴家了。”

李瑞这才赶紧拱手说道:“小生定不敢辜负美娘子的盛情,这就陪着美娘子一同去看柳树叶,美娘子,这边请。”说完他就侧身跟那美妇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只见那美妇人略微一低头示意,就走过了他的身边,那李瑞赶紧将头往那美妇人身边凑去,深深地吸了一口她的气息,一股淡淡的幽香在他的脑海里可就化开了。

只见李瑞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其他还站在街边不敢过来的那些朋友们,还跟他们举手做了一个不要跟来的手势,就赶紧跟着那美妇人去了,恨得他那些站在街边的少年们一个个跺脚惋惜,只恨自己脸皮不够厚,白白让这李瑞将花朵给摘了去,真是后悔啊!

李瑞满心欢喜地跟在那美妇人身后,就向那城外的护城河边走去,只见那美妇人回头看着李瑞不敢跟自己并肩行走,就停下脚步来等着他,李瑞见状,几步就走了上来,笑嘻嘻地看着美妇人说道:“小生真是没有想到,美娘子这般通情达理,没有当街给小生难堪,小生这厢谢过美娘子了。”说完,他拱手一躬身到底。

只听那美妇人说道:“公子何出此言,你正直年少英俊,能这般眷顾奴家,该奴家高兴才是,公子不必太过拘礼。”

李瑞心里那真是欣喜若狂啊!奇女子!真乃奇女子!想我李瑞一介凡夫,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点墨,竟有这等艳遇,太不真实了!难道是我在做梦!

又见那美妇人伸手握住李瑞的手说道:“公子心里不必这般的自贬身价,你年少青春,只要是肯努力上进,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奈何公子你现在只是被眼前的虚幻所迷惑了,只要是你肯幡然醒悟,走出幻境,为时不晚也,我说的这些你可听清了?”那美妇人说完这些话,依旧是眼带温柔和怜悯地看着李瑞。

李瑞听了美妇人这席话,心里只感到一阵愧疚,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啊!整天伙同那几个登徒子到处无事生非,惹人厌烦,就连今天跟美娘子这番交往,都是我等事先预谋好的,这等当街拦女人的下三滥做法,那还是一个正人君子所为啊!惭愧!真是惭愧啊!

只见李瑞摇摇头,一脸难堪地看着美妇人,小声说道:“美娘子这番话,倒叫小生心里难受啊!想我堂堂三尺男儿,自恃读过几年四书五经,但眼界却连你这等娇小女子都不如啊,我都快到了而立之年,却还是这样一事无成,浑浑噩噩的活着,难得美娘子这般宽慰小生我、、、”李瑞说不出话来了。

那美妇人也爱怜地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开始悔悟的少年,伸出双手来软软地捧着他的脸颊,柔声地说道:“公子,可不能再这般自怨自艾了,你在奴家心里就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武可以上马安天下,文可以济世安民的人中龙凤,这一切只是在公子一念之间,望公子今日之后能潜心苦读,他日必能蟾宫折桂,前途不可限量!”

此时的李瑞眼里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迷茫,慢慢地变得亮起来,脸上也一改往日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态,就好像是一下就长大了似的,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

只见他跟眼前的美妇人拱了拱手,坚定地说道:“今日听美娘子一席话,小生受教了,仿佛是获得重生一般,心里充满了力量,今后小生必能创出一条路来,小生一定不负美娘子的这番话,后会有期!”

只见那李瑞说完这些话,毅然转身就往家里大步走去。这时,那美妇人微微含笑地看着李瑞离去的背影,还是双手合十,浅浅的一拜,继续缓缓地走在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