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密宗欢喜佛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文给你讲明白

我们在电视剧里常常看见什么欢喜佛之类的,其实欢喜佛是双身佛的俗称,梵语称为“俄那体底”,汉语译为欢喜。语称双身佛为雅布、尤母”,意为佛公、佛母。欢喜佛是藏传佛教密宗构成对佛教禁主义说教的尖锐冲突,从而引来了众多非议。



欢喜佛仅见于藏传佛教,人们对其来源,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源自西藏的本土宗教苯教;有人认为源自印度佛教;有人认为源自印度教的性力派。其中,后一种意见为大多数学者所认同。

不少人在论证欢喜佛出自印度佛教时,提出的主要依据之一是《四部那夜迦法》里的一段经文:“观世音萨大悲燕心,以善根力化为毗那夜迦身,往欢喜王所。彼时王见此妇女,心炽盛,欲触毗那夜迦女,而抱其身。于是,障女形不肯受之,彼那王即忧所敬。于是彼文言,我虽似障女,自昔以来,能忧佛教,得袈裟,汝若实欲触我身者,可随我教,而如我至尽未来世,能为护法不?可从我护诸行人,莫作障碍不?又依我已后,莫作毒心不?汝受如如敬者,为我亲友。时那夜王(即欢喜王)言,我依缘今值汝等,从今已后,随汝等语,守护法。于是那夜迦女含笑,而相抱时彼作欢喜言:善哉,善哉,我等今者依汝语,至于未来护持佛法,不作障碍而已。乃可知女,观自在菩萨也,是则如经所说,应依妇女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然而,此《四部那夜迦法》本身,被人怀疑可能系后世的伪托之作。其中以观世音萨为女相,更是后世佛教所独有之现象。



印度佛教在衰落时期,其本身就受到过印度教性力派的影响,从而也间接影响了藏传佛教。佛教源自印度教(也称婆罗门教),在笈多王朝以后,佛教在印度本土日益衰微。在南印度,印度教将佛教势力彻底排除在外。只有在古印度孟加拉地区,在帕拉王朝庇护下,佛教又保存了一段较长的时期。这时的佛教为了延续自己的发展,不得不吸收了大量印度教的内容,遂衍变为密宗。密宗引入了许多印度教的护法神,出现了多头的菩萨像、愤怒姿态的神像,以及其他强调神秘性和官能性的神像。尤其值得一提这些形象无疑是印度数性力派影响下的产物。

印度教以梵天、湿奴、湿婆为三大主神。其中梵天是创造之神,湿奴是守护之神,湿婆是毁灭之神。三大主神各有其信徒,于是分出了不同的教派。性力派就是从湿婆派中分离出来的崇拜女神的教派。湿婆不仅是毁灭之神,还是生殖之神,他的代表物“林伽”就是男根。性力派和湿婆派均赋予性以重要意义。《一应俱全印度人》一书里介绍了性力派的特殊仪式:“该派修持特殊的瑜伽,采用秘密仪式,对卡利等女神供奉酒、肉、鱼、谷物,甚至人身。

7世纪左右,佛教传入西藏,吸收了当地苯教的一些成分,成为西藏的主流宗教。藏传佛教虽显密兼修,但相比之下,更注重密宗。因此,许多人直接把藏传佛教称为藏密。密宗的经典《大日经》和《金刚顶经》出现后,密教仪轨变得更趋复杂,所有设坛、供养、诵咒、灌顶等,均有严格规定,需经上师秘密传授,外人不得而知。其中,无上瑜伽密是密法的最高阶段,也是最难修持的阶段。无上瑜伽密为藏密所独有,也是藏密的最大特色。修行无上瑜伽密的步骤分两个阶段,分别称为“升起次第”、“圆满次第”。圆满次第是藏密最后、最高的修行次第,“乐空双运”即属于圆满次第。

密宗和显宗都以成佛作为修行的最终目标,但在如何成佛上,却有不同的看法。显宗认为成佛是个累世修行的过程,今世很难达到。密宗却认为可以通过秘密修法,即身成佛。正因为包括印度密宗、藏密、汉密及东密在内的密宗引入了非传统佛教的内容,所以一直被显宗斥为外道。他们认为密宗不过是拿佛法做淫乱的媒介,无异于道家的房中术。但密宗的修行者认为,密法是由法身佛大日如来秘密传授的“真实之言”,是最上殊胜的佛法,绝非外道邪说。对从印度性力派处引入藏密也进行了符合佛教教义的重新诠释。不过,藏密本身给出的解释,也并不一致。具有代表性的有两种看法:

认为密宗不重视文字说法,注重以形象比喻来示法,双修只是一种象征性的修持方式,并非真实的男女结合。通过想象的阴阳交媾,证悟智慧和方便二法门融为一体的极乐涅境界。“欢喜”二字非指男女交欢的喜乐,而是指以大无畏大忿怒的气慨、凶猛的力量结合推破的手段战胜魔障时,从内心发出的喜悦。在修持过程中,供奉的欢喜佛,只是一种修炼的“调心工具”和培植佛性的“机缘”。修行者终日面对欢喜佛,观其男女之欲的形态,渐渐习以为常,心中的欲念自然消除。欢喜佛像中那些面目凶恶的明王,除了用来吓退外界的妖魔,更主要的是可以用来对付自身内在的障。与明王合为一体的妩媚多姿的明妃,她在修行中的作用,以佛经上的话来说就是“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她以爱欲供奉那些残暴的神魔,使之受到感化,然后再把他们引到佛的境界中来,从而达到“以欲制欲”的。

也有不少人认为,欢喜佛代表的双修,这种修行并非任何人可以为之。双修的男女两人都必须有很高的成就。如索达吉堪布在《密宗断惑论》里所辩解的:“他们的双运因以智慧摄持,故不成障碍,酒饮得再多,也不会对神智有丝毫影响,但凡夫不能简单地效仿,如孔雀吃毒物越多羽毛反而更加鲜艳但乌鸦食毒无疑只会丧失性命。”尽管藏密对其独特的理念和行为,根据自己的教义给出了这套解释,但毕竟作为佛教的一支,其普遍允许僧侣饮酒、食肉,部分教派僧侣不禁男女之事,终究与传统佛教的理念有着相当的距离。甚至在被尊为“第二佛陀”的宗喀巴大师的经典《密宗道次第广论》里,有些说法,今天读来也是不免令人瞠目结舌的。

而欢喜佛一说已经是至少数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至少在西藏地区已经没有寺庙的喇嘛研习这个了,但是印度还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些也在慢慢的消亡,以此记录下来留给大家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