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拜访弘一法师,弘一:你爱喝酒,与佛无缘,且去且去

猪八戒之名,在我国家喻户晓,对于其名字内涵却少有人真正理解。所谓八戒,是指“一戒杀生,二戒偷盗,三戒淫,四戒妄语,五戒饮酒,六戒着香华,七戒坐卧高广大床,八戒非时食”。

这八条戒律,代表着佛教对和尚的八个要求。正所谓,守住清规戒律,方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僧侣。但事实上,并非每个出家的大师,均能遵守,酒肉和尚更是大有人在。


一、不遵八戒,我行我素

民国时期,著名的出家大师,要属两位,一位是李叔同,弘一法师,一位便是苏曼殊。

李叔同出名,因其佛法高深,世人当作舍小家为大家的典范,二苏曼殊出名,则是因为他几次出家,几次还俗。

但着两位出家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并未标准遵守佛家的“八戒”。

李叔同,出家之前,妻妾儿女绕膝,徒弟亦是一大堆,爱喝酒,亦是经常出入声色场所。

不过,这时候的李叔同学的是绘画,艺术家多些浪漫细胞,也并无不可。可是,出家之后的李叔同,仍旧我行我素。

该了断的红尘,他有选择性地了断。对于妻子和儿女,出家后的他全然不顾,因为他已决定要舍小爱为大爱。留恋于妻妾儿女,享受小儿女的爱情,是李叔同心中的小爱。潜心研究佛法,普渡众生,是李叔同心中的大爱。


于是,李叔同不顾妻子的苦苦挽留,离家出家。

可即便如此,李叔同也不见得超然物外,因为对于徒弟丰子恺,他一直照顾有家。出家之后,李叔同成为弘一法师,他依旧在绘画上指点丰子恺,并经常接受邀请,成为徒弟丰子恺家的常客。

所谓了解红尘俗事,在李叔同这里,似乎仅仅斩断了夫妻儿女情分。

二、爱喝酒,与佛无缘

出家人应当戒色、戒酒,对于这一点,弘一法师也很少做到,声色场所、喝酒吃肉一点没耽误。

每次前往声色场所之前,李叔同总会打量自己,换下袈裟,穿上一身合适的西服。有人问他这是为何?李叔同只是笑笑,并未解释,大约他也不希望亵渎了袈裟。

不过有一次,李叔同身穿和尚服前往青楼。一落座,他便开始大点酒肉,随后还有美女作陪。人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他,李叔同却十分淡然。寻自己的乐子,让别人说去。

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概便是如此。

对于自己喝酒吃肉,李叔同不避讳,亦不觉得有碍佛家颜面,但放在他人身上,李叔同又是另一种看法。


在火车上,李叔同遇见了文人郁达夫。眼见郁达夫走到哪都酒瓶不撒手,不是喝酒,便是在喝酒的路上,李叔同当下对他便有了看法。

后来,郁达夫曾经几次拜访李叔同,均对着一副不冷不热的面孔。临别之时,李叔同告诉爱喝酒的郁达夫:

“你与佛无缘,还是做你愿做的事吧!”

李叔同此举,明里暗里指责郁达夫喝酒,不适合出家。可是他忘记了,自己亦是爱喝酒之人。

三、狠心绝情,才可成为大师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郁达夫与李叔同虽然都爱喝酒,但论起与佛祖的缘分,确实是李叔同更胜一筹。

一来,他们虽然都喜欢逛烟花场所,但郁达夫更加割舍不下。

男人前往烟花之地,基本都是奔着一件事情。郁达夫希望能寻个红颜知己,为自己解闷,聊以慰藉。一旦找到心中所爱,郁达夫便等于有了归宿,青楼他不会再去。

遇上王映霞之下,他是烟花地的常客,遇上王映霞之后,郁达夫成了专心对待妻子的好男人。

但对于李叔同来说,无论是否有妻子,他前往烟花场所,均是为了暂时一乐。

幸运的话,李叔同还能在烟花地英雄救美,一展“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佛家真理。

二来,对于妻子儿女,李叔同与郁达夫更更狠心。

当初,郁达夫为了王映霞抛弃原配与女儿,但多年后依旧后悔,忍不住寄钱。

而李叔同出家之时,不顾妻子的苦苦恳求,直接甩手而去。甚至于,李叔同还告诉千里迢迢来的日本妻子:你有技术,日后不会吃苦。


这般的狠心绝情,几乎是出家人舍小家的必备要件之一。

也正是因此,李叔同才能在出家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成为一个时代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