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笔尖上的止观



书法,之所以称之为“法”,是关乎用毛笔书写作品的法度问题。

书是技法,书写中可呈现的标准化和技术化部分,其有次第,亦有三根:初中高级。所谓分级,主要是根据书写技巧的认知和表现层面而设立的。大多数专业书法家对于基本技法已完全过关,技术来源出自于古来碑帖的临摹和研习。

法是艺术,所谓“法无定法”,是技术上升触及情绪的那部分。但凡艺术,无论形式和表现语言,皆以表达内心世界为要。但世人严重误解的是很多人写的“书法”是缺乏技术层面的情绪宣泄,没有技法,只有情绪。这样的表现则不能称之为书法。


张忆鸣书法作品

书、法或技、艺两者是互为辩证关系,好比佛法中的止、观或定、慧。如果学过书法的人一般都会经历过临帖阶段,碑帖里的字展现的就是历史上公认的人对于字体结构理解的表现,后人则延续前人的步伐去临习它。包括观察前人是如何调伏毛笔软的问题?笔划间的穿插问题?线条间的连接问题等等。

普通人学书法最初要解决的绝不是字写得好不好看的问题,而是要先了解字是如何搭建起来的。而大多数人自学书法都从楷书入手,殊不知楷书是从古到今诸多书体中形成最晚的一个。从人类有文字记载开始的甲骨文,到秦朝以前的战国大篆文字,秦统一以后形成的小篆到汉代发展为隶书,同步变形成了草书,此时的草书是隶书的变体,也叫章草。至此以后两条脉络分别演化,隶书一脉到北魏演化成楷书,章草一脉演化成大草。可见通常人们认为的先立(楷)后跑(草)的学习次第是错误的,初学楷书更是不符合文字的发展规律。


张忆鸣书法作品

书法无非笔法和章法两大部分:笔法是表现线条的书写方法;章法是字与字的布局关系,而单字里线条间的章法则叫结构。笔法的发展若以简易程度来划分的话,即篆书笔法为一笔;隶书三笔(横撇捺);楷书八笔(永字八法)。所以初学书法应当从简单笔法入,也就是从篆隶下手,后而习楷。这就是书法学习过程中的基本次第。

了解这些后,很多人依然不能把字写好,是因为临帖之前的功课没准备完善,就直接进入了书写状态。临帖前,必须要读帖,也就是眼睛对于所临字,特别是线条上下左右的观察,包括该字中每根线条的方圆,粗细,方向,直弧等的差别,部首间的关系,间距关系等等,观察仔细了然于心后,才开始书写。世人容易:一看就会,一学就废。因为这种观察是书写的前行部分,在具体操作时还需无数次的重复此类观察,培养观察的能力和习惯,直到看一眼任何字体在目,则瞬间出现一切关系于心,此时算是打下了基础。这就好比佛法中一弹指则西方极乐世界在空中现的观想能力。


张忆鸣篆刻作品

在书法书写过程中,将心放在笔端,一笔一划经过,与心不离。不取前笔,不瞻后划,安住当下,是为止。对于临帖对象的全面观察和创作作品整体的布局构思,是为观。

结合上述,才知道要写好书法不是抒发感情那么的简单,而是需要相当的技术累积和各类碑帖的营养汲取,方能准确地将内心付诸笔尖。

本文选自《同觉》2022年第1期


作者简介

张忆鸣,字少音,号慈鸣,别署拾穗亭,莲花深处人家,古梅梵院,半听堂。1974年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艺术设计(书法篆刻方向)本科。师承西泠名家张遴骏先生。现为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浦东篆刻会会员、上海市文联会员、国家注册高级室内设计师、太仓市佛教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太仓同觉书院讲师